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中共中山市委党史研究室所有,使用请注明出处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成果展示>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
从农讲所走出的中山革命先驱(一)
信息来源:黄春华 发布日期:2020-10-27

在20世纪20年代,有这样一个特别的学堂——毛泽东、周恩来、彭湃、萧楚女、恽代英等在此授课或主持工作,孙中山为首届毕业生作讲话,瞿秋白、林伯渠、何香凝等在此作过报告……这就是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下文简称“农讲所”),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培养农民运动干部的学校。从1924年7月至1926年9月,广州农讲所共举办了六届,培养了近800名毕业生,他们如星火燎原般在全国各地从事农民运动,领导群众轰轰烈烈地开展反帝反封建斗争。当中,中山(香山)籍的毕业生有32人,还有多位其他县市籍的毕业生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的身份被派赴中山,这批学员,如李华炤、黎炎孟、萧一平、严庆瑶等,其后都成为了中共早期在中山开展革命工作的骨干。

第一届:星星火种成燎原之势

广州农讲所全称为“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农民运动讲习所”或“中国国民党农民运动讲习所”,虽然冠着国民党的头衔,但从1922年海陆丰农运到1924年提出办所,实际发挥主要作用的是共产党人,历届所长和大部分教员均为共产党人。

1924年,经过改组的国民党对农民运动采取“以全力助其发展”的方针。孙中山大元帅大本营先后两次发布关于农民运动的“宣言”,强调国民党对于各地的农民运动,必须“根据主义,作切实之辅助与诚恳之指导”。维护农民利益,扶助农民运动,引导农民加入国民革命运动。国民党中央执委会成立了农民部,共产党员林祖涵(林伯渠)任部长,彭湃任秘书。彭湃曾在1922—1923年在海陆丰开展过蓬蓬勃勃的农民运动,深切意识到宣传和发动农民的重要性。因此,他向国民党中央党部提议创办农民运动讲习所并获得赞同。1924年7月3日,农民运动讲习所第一届开学,彭湃任主任。

农讲所第一届招收了38名学员,经过一个多月的学习和训练,他们于1924年8月21日毕业。农讲所教授的科目,第一注重三民主义及五权宪法的解释;第二注重国民革命基础知识的灌输;第三注重农民运动理论及其实施方法;第四注重集会结社的实习及宣传训练,尤其注重于军事训练。如第一届,就专门在位于广州长洲的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安排了1/5的时间进行军事训练,目的是“一方可以当指导农民组织农民自卫军,以为拥护革命之真实武装或防御敌方阶级之侵害,一方可以养成有纪律有组织之农民运动的战斗员。”

第一届学员毕业时,与刚刚入学的第二届学员一起,聆听了孙中山先生的讲话。孙中山说,“我们解决的农民痛苦,归结是要耕者有其田。”“现在农民自己只能分四成,地主得了六成。政府所抽的捐,都是由农民出的,不是地主出的,是很不公平。”“诸君(是)去实行宣传的人,居心要诚恳,服务要勤劳,要真是为农民谋幸福。要在最快的时间内,用极好的联络方法,先把广东全省的农民都联络起来,同政府合作……农民都联络了之后,我们的革命,才可以大成功。”

农讲所第一届毕业生共33人,其中香山籍有3名,他们是:梁功炽、萧一平、郑千里。此外,同一届毕业的学员梁桂华、梁复燃(然)等也先后被派到香山(中山)县开展农民运动。

萧一平是香山大涌南文人(1925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于之前曾在陈独秀创办的“广东宣讲员养成所”学习,并在国民党一大的筹备工作中表现出色,大会结束后被吸收进国民党中央党部组织部工作。1924年5月,中共党员刘尔崧到香山县指导国民党香山党部改组,杨匏安派他随同前往,协助组织国民党香山县党部筹备处。同年7月,萧由杨匏安介绍参加了农民运动讲习所第一期的学习。当时,萧在国民党中央商务部任干事,工资每月70块大洋,毕业后搞农运工资才30大洋。但他不喜欢整天与商人资本家打交道,认为只有把农民发动起来,革命才能成功,所以,萧一平是“顶住了有人笑为傻瓜的压力”进农讲所的。

但到了8月12日,所长彭湃便通知萧一平要提前一周毕业,让他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的身份随同省长廖仲恺到香山县九区大黄圃视察农运情况。

于是,1924年8月14日,萧一平带着廖仲恺发给他的一支曲尺手枪,紧跟省长乘坐战舰从广州开赴香山县城,视察一番后便转到黄圃出席香山九区民团成立大会,并视察农民运动情况。同行的还有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中共党员谭平山;随行人员中还有一位在后来中山农民运动中发挥较大作用的人物,他就是梁九,又名梁有善,香山四区人,早年在广州当机器工人,由杨殷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在1925年5月,已有相当农运经验的梁九还回炉参加了农民运动讲习所第四届的学习。

跟随廖仲恺出行视察给了萧一平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在香山九区,廖仲恺发表讲话,他以救人溺水作比喻,说一个人去拉溺水者,反而会被他拖下水,但抛个救生圈就不一样,救生圈就是农民协会。作为一位革命前辈,廖仲恺深知农民的疾苦,讲话全无官腔滥调,明了直白,深入浅出,很有宣传震撼力。现场群情激奋,掌声雷动,这让萧一平倍感振奋,后来还写了《关于我随廖仲恺到中山宣传农运的回忆》。在省长离开香山后,萧继续留下开展农民运动,与梁九及几位同是农讲所第一届的同学一起,排除万难,在香山县麻子乡成立了珠江三角洲地区首个农民协会。

1925年5月,广东省农民协会在广州成立,萧一平担任首任秘书长。省农协跟中共广东区委关系密切,重大问题都向广东区委汇报。那里的工作也十分繁忙,每天有大量的文件和报告,通常都是先由萧一平处理,较重要的则交给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秘书、中共广东区委农委书记罗绮园签发。省农协的主要工作一是开展农民运动,例如帮助各地组织农协和农民自卫军,购买枪支和子弹发给斗争激烈的地方农协;二是宣传,如出版犁头周报等。

1926年中山舰事件后,中共在广东省农会礼堂召开了一次重要党员干部会议,周恩来同志作了关于中山舰事件经过的政治报告后,萧一平第一个发言,表达了对共产党员都退出军队后不掌握武装怎么革命的忧虑。周恩来、谭平山等回答:将把重点放在工农武装这方面来。会后,根据周恩来同志的指示精神,萧一平提出了在顺德办农民自卫军干部学校的建议。他认为,当时已有80万农民协会会员,20万农民自卫军,要是能集中调度使用,广东的革命力量也会操在中共手中。但陈独秀没有采纳这建议。

“四一二”事变后,据萧一平回忆录记述,罗绮园等在广州萧的家中召开紧急会议,分析形势,决定省农协各路办事处负责人马上撤离广州,做好斗争准备,不要在反动派进攻时措手不及。当时开会的有中山(1925年4月,香山县改名为中山县)的县委书记李华炤,十天后的4月23日,他在中山领导了卖蔗埔起义。

之后,萧一平被派往澳门,联络中山、顺德的农军策应广州起义,再后来,一度转往越南,抗战时才回国。

同为农讲所第一届学员的梁功炽和梁桂华均为由杨殷介绍入党的中共党员。在农讲所毕业后,他们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农民运动特派员的身份到了香山县。梁功炽为四区(今南朗、开发区一带)麻子乡人,与萧一平一起来香山开展农民运动的梁九也是四区人,他们对南朗横门一带的情况非常熟悉。梁九提出先把麻子乡作为农运工作的突破口,因为这一带村庄较大,人口较多,农民受压迫较重,华侨等出外谋生的人较多,思想较为开通。于是,1924年8月,梁九、萧一平、梁功炽、梁桂华等相继来到了麻子乡,筹组香山县第一个、也是珠江三角洲第一个农民协会。正如之前所预料,由于当地群众基础较好,筹备工作十分顺利。每天,他们下田头,访农家,向农民讲解为什么在受苦,为什么要团结起来组建农协,宣传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同年9月,麻子乡农民协会在一片鞭炮声和雷鸣般的热烈掌声中成立了。30多名青年踊跃报名参加了农民自卫军,乡里卖了一些大树买了一批步枪,加上部分村民自带的,共30多支。农协提出了减租的口号,发动农民抗缴不合理的“自卫总局费”;自卫军组织军事训练,夜间巡逻维持治安,一系列活动的开展赢得了乡民的积极拥护。

麻子乡农会成立后,香山县农民运动风起云涌,四区濠涌乡,九区浪网乡、小黄圃乡等一批农民协会相继成立,到1925年初,全县9个区中有7个区成立了区农会,2个区建有区分会,建立了131个乡农会;短短几个月间成立了12支农军,共3300多人,并配备了一定数量的武器。1925年4月,中山县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在石岐仁厚里召开,各级农民代表近百人出席大会,中山县农民协会也在此宣告成立,大会还通过了农会章程和行动纲领。

梁功炽又名梁纯义,大革命失败后他去了千里达(特立尼达和多巴哥),1959年回国参观,在广州,他回到了农民运动讲习所,非常激动,热泪盈眶。在北京,他受到了廖承志同志的接见。当时他向廖表示不返回千里达了 ,要留在祖国,廖承志说还是回去好,在那边工作也是重要的,做好海外华侨团结工作,扩大影响,作用更大。在千里达,梁纯义开了一家大酒家,名叫“延安大酒家”,新中国成立后,改名为“北京大酒家”,还请了当地华侨,举行酒会,表示庆祝酒家改名。他还有一件轰动海外的新闻: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喜讯传到千里达时,他立即组织了一班华侨去接收当时国民党政府驻千里达的领事馆。

1949年11月28日,梁纯义汇给其在南塘村的外甥简信联30英镑,指定要到人民银行按牌价兑换人民币,表其爱国之情。此为人民银行中山支行创建后第一宗收兑的外币。时香港出版的《广东中山华侨》第15期报道了此事并刊登了梁的来信。1961年,梁回到阔别30年的家乡陈梁村。1964年再度回国,特前往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参观。1966年,梁捐资兴建家乡学校。校方为表彰其善举,更改校名为“纯义小学”。1968年,梁第三次回国。原想捐资修建水库解决村民饮用水和农田灌溉问题,惜“文化大革命”期间,村干部不敢接受。梁遗憾离乡。梁以90多岁高龄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去世,临终嘱子国灿回国寻根问祖。其子遵父遗愿,于1986年和1987年两次回乡,捐款修葺学校。

同一届毕业、后来曾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身份被派往香山工作的还有佛山人、中共党员梁复燃(然)。他可谓受命于危难之中,因为当时的香山县农民协会筹委会由郑雨初把持着。郑还主持着香山县军政部,前文所述麻子乡农会抗缴的每亩白银一毫的“自卫总局费”就是他的“发明”。梁复燃(然)到香山后,大大加强了农民运动工作的力量。1925年11月,梁复燃(然)与李华炤等一道协助广东革命军在中山平定“林、袁之乱”发挥了重要作用。

“林、袁之乱”的时代背景是省港大罢工,当时中山二区(今沙溪、大涌及横栏部分地区)的乡绅摧残农会,或借成立农会的名义让地痞、土匪从中掌权,“强迫乡人入会,入会费视其身家之肥瘠而高下之,自六毫起以至数百元不等”。1925年,省里派罗绮园来处理此案,触发了二区土豪劣绅的利益,激化了矛盾。于是,大涌安堂村人、曾于1924年8月—12月任香山县县长的林警魂,以及西江第一路总指挥袁带纠集5000多民团兵及二区地方势力组织“竞进长生社”,于1925年10月25日分三路攻进石岐,盘踞十数天,捣毁县总工会、县农民协会,抢掠店铺,枪杀工会会长。11月5日,广东革命军东路讨贼军第三军军长兼广东民团总局局长李福林亲率11个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派出秘书罗绮园,特派员梁复燃(然)、李华炤、卢达云等,与中山县县长黄居素等兵分两路平乱。林、袁不敢抵抗,率部撤出石岐。11月12日,中山县农协、县总工会、商民协会及各团体举行万人祝捷大会。

梁复燃(然)还是南海农民运动的开创者之一。1925年,受中共广东区委委派,他以国民党工人部特派员的公开身份,前往香港从事工人运动,参与了省港大罢工的组织发动工作。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梁复燃(然)与杨殷一起在南海林岳坚持地下斗争。大革命失败后,他遭反动派追捕,出走香港、南洋一带。以后他从事过医生、报贩、水手等职业,1959年应人民政府有关部门邀请,回到广州,在广东省文史资料馆任研究员,于1975年病逝。

梁桂华是广东云浮人,是梁复燃(然)发展的中共党员。梁复燃(然)知道梁桂华是个老实可靠的工人,便向他宣传马列主义。梁桂华只读过两年私塾,识字不多,但在梁复燃(然)的热情帮助下,1922年春夏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梁桂华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团结了佛山600多名理发工人,成立了佛山市理发工会,被选为会长。中山县是国民党右派势力比较雄厚的地方,姓氏宗派矛盾比较尖锐复杂。梁桂华从农讲所第一届毕业后,知难勇进,来到中山县九区上下栅,以理发为掩护,访贫问苦,深入发动群众。地主豪绅和反动武装破坏农民运动,梁桂华对他们进行有理有节的斗争,成立了中山县九区农民协会和上下栅农民协会,保护了农民的利益,为进一步开展农运打下基础。

苏兆征和杨殷都是香山籍的中共早期重要领导人,梁桂华曾协助他们开展革命工作。1925年5月,全国第二次劳动大会和广东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梁桂华出席了两个大会,被选为中华全国总工会的执委,同期,他又被选为中共广东区委员会监委副书记,成为杨殷的得力助手。同年, “五卅”事件后,中共广东区委和中华全国总工会同时发出了反对英帝国主义的宣言,并派邓中夏、杨殷、杨匏安和梁桂华等到香港,协助苏兆征等发动罢工。12月,国民党二大召开,中共为了确保出席大会的中共代表和国民党左派代表的安全,特命杨殷组织特别保护大队,梁桂华是该大队的小队长。

1927年,广东“四一五”事变后,由于叛徒的出卖,梁桂华被捕入狱。狱中,身受敌人的严刑拷打,他守口如瓶,后来,以证据不足被判递解出境。

1927年12月11日,广州起义枪声打响,梁桂华身先士卒,带领敢死队,配合教导团,包围市公安局;浴血奋战,爬越铁门,攻占了公安局。12日傍晚,梁桂华在肉搏战中身负重伤,把敌人打退后,被送进附近的韬美医院(即现工人医院门前)救治。13日,国民党反动派在帝国主义支持下大举反扑,广州起义失败,梁桂华不幸被捕,在韬美医院门前壮烈牺牲,时年34岁。


打印 关闭